-独居深巷-

-可以点开看看,若不愿意也不奢望-
是个渣
偶尔写文画画玩
并不优秀
大概是个人渣
有点自卑情结
如果你对我好,我会对你比你想要的还好
并不相信什么人,只因人心险恶
所以,真心对我来说是奢望,但也希望你不要厌恶我
你若真的讨厌我,我也只能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遇见我,免得我这种人破坏你的好心情
有点想要扩列,但又不是经常上线。
算了,门牌号1400429923
希望能遇到一个好人
是奢望了,让我做一下梦吧

你们。。。哪来的?
难不成关注了我发牢骚的tag?
害怕。

是置顶啦

你好,这里是 独居深巷(把动宾短语当名字估计就我一个
名字很奇怪,很高冷,其实很想有更多的小伙伴啦
因为最近三次发生了一些很过分的事情,所以整个人都冷漠了很多。并不是讨厌谁,只是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了。(毕竟人心险恶
虽然无理取闹,但是还是很希望你不要讨厌我。甚至很过分地希望有人能愿意靠近我。想要有个人能对我好,那我绝对对你比你想象中的还好。(大概是心头至宝?哈哈
cp什么的磕很多,大概你们喜欢的我都有所涉及。(如果有我不了解的我也回去关注的!
偶尔会发牢骚,如果嫌烦就屏蔽吧,不愿打扰。
最后,祝您一切安好,还能道一句“岁月无恙”。

反正不用担心掉马,我就可以畅所欲言啦

好困。
两点没更,我没撑住。本来想现在起来给你们更的……
奈何好困……
qwq
算了,回头更,给你们来个大粗长_(:з」∠)_

【冰秋】好巧(二)

1.又是系统在作祟
2.是渣反众人来到沈老师的世界
3.文笔惊悚,有ooc,慎入

  等到沈清秋再次睁眼时,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。
  “我不是死了吗?难不成是太平间的?”沈清秋勾了勾嘴角。他用力从床上挣扎起来,打量了一下四周——妈哒,这不是他之前住的那个小公寓吗?!
  沈清秋这才清醒过来——他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了,还是活着的。
  对,活着回来的。
  要不是还在担心另一个世界的洛冰河,他现在都能老泪纵横:他沈垣,回来了。
  不想不知道,一想吓一跳。沈清秋一拍大腿:“洛冰河!”他快速反应过来,敲了敲系统:“在吗?”
  回答他的是一串血红的大字:【系统能源即将耗尽,所有程序将在30秒后全部关闭……】
  ???妈哒。
  所以只能靠自己了吗?“我艹!”沈清秋骂出了声。
  不过,既然是那个系统,不道“他”回没回来。
  随后,沈清秋艰难地打开了电脑,登录了某绿丁丁网,找到了“他”的联系方式……
  于是:

  绝世黄瓜:菊苣你在吗
  绝世黄瓜:我穿回来了!
  绝世黄瓜:你回来了吗?
 
  等了很一会儿,都没有任何回应。当沈清秋就要准备放弃时,电脑争气地响了一下:

  向天打飞机:我艹艹艹!
  向天打飞机:瓜兄!你也在!
  向天打飞机:我刚刚回来!
  绝世黄瓜:这感情好。咱们约着见个面,到底出了什么问题!
  向天打飞机:哦好好好,我就在A市,你在吗?
  绝世黄瓜:!
  绝世黄瓜:在!
  ……
 
  起码找到了一个人。沈清秋勾了勾嘴角,只可惜,不知道冰河现在怎么样了……

  幻花宫。

  洛冰河一人走在寂静的廊道上,明明亲眼目睹了师尊的消失,可心情好像也并不是那样沉重。他以天魔血感应到了师尊的存在,但两人好像并不在同一个空间。
  没关系的师尊,不管你到了哪里,弟子都能找到您的。洛冰河笑得一派温柔,只是那双好看的眸子里红光更盛。
  ……

  沈清秋和尚清华在约好的咖啡厅如约见面。尚清华作为沈清秋在这个世界里唯一能找到的同伴,竟也体会出来了一点“相依为命”的微妙感觉。
  “不知道冰河怎么样了。”沈清秋神情有些恍惚。
  “瓜兄,真不是我说你。咱坐下来说话不到十分钟,你念叨你徒弟第九次了!”尚清华古怪道。
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有,有吗?没有这么明显吧?”沈清秋敷衍地打着哈哈,试图蒙混过去。无奈通红的耳尖出卖了他。
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!瓜兄你也有今天!”
  “闭嘴……后勤。”
  “妈的,后勤无罪,后勤万岁!”
  ……
  “既然系统可以把我们送回来,就说明这两个世界是有一定联系的,那么如果劈开空间,是能回去的。”尚清华正色道,“那么,反过来说,他们也可以找到我——”
  话音戛然而止。
  沈清秋看着尚清华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身后,心尖一颤,僵硬地回过头。
  未料声先至。
  磁性的嗓音带着一点细不可闻的哭腔:
  “师尊,弟子好想您。”

作者有话说:
这章稍微长了一点,但文笔依旧稀烂。大家凑合着吧。
刚才没码完就手抖放上去了……头痛。
凌晨两点左右可能还会有更新,看我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了……
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

【冰秋】好巧(一)

1.又是系统在作祟(╯°Д°)╯
2.为渣反众人来到沈老师的世界
3.文笔惊悚,慎入
4.可能会有ooc

  【检测到您已达成任务100%,即将触动回城程序……正在启动回城程序……】
  “什么玩意儿?”沈清秋有点懵,不就是愣了个神嘛,怎么世界都不一样了呐?“等等,回——回城?系统你妈炸了!”反应过来后,沈清秋大骂,“立即取消回城程序!”
  回城?作为“沈垣”的他早就死了!沈清秋不禁一声冷笑。到了现在,他更没有了要走的理由——他实在无法舍弃他在这个世界所拥有的一切。最宝贵的是那个总是黏黏糊糊,在他身上蹭来蹭去,每天清晨都试图用死皮赖脸换走一个早安吻的魔界至尊。
  是他的爱人。
  是他的洛冰河。
  想到这里,沈清秋的眉眼不自觉的变得柔和。
  那是他对这个世界最大的牵挂,忘不了,亦舍不了。
  温情的回忆没能持续多久,冰冷的电子音把沈清秋拉回现实:【正在尝试暂停程序……失败。请您做好准备——您将会被送回原世界于五秒内。】
  这,可当真是字字诛心。
  【五。】
  “冰河忽然找不到我,会哭吗?”沈清秋只觉大脑放空。
  【四。】
  “冰河他是会气呼呼的来找我还是一怒之下不小心毁灭世界呢?”
  【三。】
  “为师好后悔,当年就应该和系统再磨蹭几年的。”
  【二。】
  “明明说过了不会再把他丢了,可惜为师还是食言了。”
  【一。】
  “……很高兴认识你,洛冰河。”沈清秋不自觉轻声道,像是怕破坏掉这个荒唐而美丽的梦境。
  梦,该醒了。沈清秋突然浑浑噩噩地想。
  “师尊!”一道熟悉的身音穿破了程序白光的包围。沈清秋下意识的抬了抬眼帘,来人是个少年。相貌因白光的扭曲而模糊不清,但依稀还能看到少年人光洁额头上闪烁着红光的天魔罪印。
  “是冰河……”
  是他的冰河……
  沈清秋无由觉得那闪烁的红光太过刺眼,下意识垂下了眼帘。
  转眼是无尽的黑暗。

作者有话说:
第一次写文,比较恶心,大家凑合看看
嗯,就是这样。

是儿子!
沈知舒,目前24啦!(仍然单身)
是个老干部似的存在,经常以老大爷的口吻教训人(?)
是个伪·暖男,因为有个妹妹所以把身边女性朋友的slq记得比本人还清楚,经常叫她们多喝热水......(妹妹:他不是我哥:)
想给儿子找个对象

是给@城府^ 太太的头像
太太不要嫌弃qwq来自一个手残党最后的坚强
指绘,软件sketch和Infinite Painter(都很好用!
我手还没假手好用系列.绝望